宝书网 > 竞技小说 > 穿成黑心莲的沙雕徒弟 > 电影院(微微h)
    熟悉的气味甚至是温度严密包围在身侧,男生应该靠得自己很近,颜枝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脖颈处的温热气息,若有似无,但存在感极强。
    “又多了一个人看你,小骚货开不开心?”
    “哈啊,人家还小呢,你真缺德……哈啊……啊……慢一点,受不了了……嗯……”
    “啪”的一声,是明显的皮肉相击。眼睛被遮住,思想就不由得脑补,不知道男人打的究竟是女人裸露的大腿,还是屁股。
    邬霁干脆扳过颜枝的身子紧紧抱住,依旧堵住她的眼睛和左耳,却忍不住自己在她右耳边小声责问
    “不许盯着他们看,我不高兴。”
    颜枝之前明明没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自己突然和邬霁亲密地贴在一起,总感觉身体有点异样,不自觉地咽了两下口水,两腿不安分地并起来。
    但是她还要安抚一下邬霁,可是邬霁一直箍住她的头埋在他的怀里,颜枝又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好像突然就口干舌燥说不出话来,只能用行动表明,双手环上他的腰。
    有奇怪的凸起掠过手腕,颜枝目不能视物,只觉得自己的的确确是触碰到了某种有弹性会因为触碰而晃荡的东西,她以为是自己撞到了邬霁哪里,下意识想拍拍那处做安慰。
    “唔呃……颜枝别……”
    “嘶……轻点儿,鸡巴都给你拽断了。”
    男生微弱压抑的喘被情侣男的浪声盖过,但颜枝也因此无师自通地明白了什么。
    她的手里还满满攥着牛仔裤的布料,隐约能感觉到其下越来越蓬勃昂扬的欲望,只是一个柱头而已,却已经塞满她的掌心。
    “它它它,它是不是变大了啊。”
    这回是和刚才旁观那两人的活春宫完全不同的感觉,颜枝的大脑又开始过载,手放也不是攥也不是,只能渐渐感受自己掌心逐步被填满的过程。
    “啊,宝贝给我揉一揉,它难受呢,要宝贝揉揉才能消肿。”
    那边的声音更加清晰,喘息声和咕叽咕叽的水声不绝于耳,两人毫不顾忌地当众调情,荤话不绝于耳。
    揉一揉……就可以消下去吗?
    颜枝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病急乱投医,居然信起那边小情侣的调情话来。
    更可恶的是,邬霁在她耳边,轻轻地嗯了一声。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颜枝当真动作起来,她知道手里是男人的性器,也知道男人的自慰是打飞机,但她对男性的自慰活动的了解也就仅限于此,理论尚且不足,遑论实践。
    但她足够温柔,即便是隔着布料的搓弄,就已经让邬霁头皮发麻。
    更何况,是颜枝亲自上手。邬霁死都想不到第一次约会就会在阴差阳错下让颜枝摸了自己的鸡巴,虽然还是隔着裤子,但是这已经足够刺激。
    至于更多的,他会亲自教导颜枝。
    “宝贝,”邬霁的声音已经哑到不像话,但仍旧能听出在尽力保持清醒。
    “这样很舒服,但是……呃哈……我要更舒服一点它才会消下去,宝贝可以帮我吗?”
    邬霁循循善诱,嘴上征求着颜枝的意见,实际上已经下手包裹着颜枝的小手在裤链处徘徊。
    事已至此,他承认自己精虫上脑,今天不哄着颜枝给自己撸一发他是无论如何不会满足了。
    颜枝意识到邬霁是想要自己更进一步,但是,她不排斥这种感觉。她也觉得自己现在很奇怪,喉咙越发干渴,腿心也异样,或许如果现在她开口,也是和他一样的哑声。
    也想要和他更多的触碰,迫切地想要突破什么。
    她的手指在邬霁灵活的引领下勾开了裤链,邬霁保存着最后一点儿良知,用自己宽大的外套遮挡住胯部,带着女孩儿的手进入挺括的牛仔布料里层,又在柔软的内裤前停下。
    “颜枝,我可以亲你吗?”
    邬霁放开手,颜枝终于借着微弱的光捕捉到男生脸上的一些细节:微张的嘴唇,泛红的眼尾和脸颊,还有可怜巴巴垂下头来和她平视的眼睛。他的表情看上去是忍到了极限的模样,但还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这让颜枝很心动,她没谈过恋爱,但是学校里的情侣不少,她旁观许多,最多见到的是不分人多人少直接按照自己的意愿对待女朋友的人。
    但是有这样一个人,他会考虑你的感受,尊重你的意愿,那么即使你知道他在情事上或许和所有人都一样,并不会将亲吻或者做爱变成分秒可究的艺术品,但你仍然可以放心,因为你会相信他的失控更多来源于情难自禁,而非高高在上的恶趣味。
    声音发出的那刻,颜枝想,自己确实猜的没错,自己的声音也是一样的哑。
    接吻,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在两个人互相奔赴的过程中,最先感受到的不是对方,而是自己的心跳。
    怦咚,怦咚。
    快如擂鼓,仿佛是警告,却也是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