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 竞技小说 > 穿成黑心莲的沙雕徒弟 > 交往一
    邬霁再度弯下身体,将头转到和颜枝持平的高度,这是要和她交流的意思。
    说话的时候不看着别人是不礼貌的,何况邬霁不是别人,是被同学提前一小时打扰也依然耐心的温柔好人。
    颜枝乖乖看向对方,因为决心太坚定,眼睛和嘴巴也不自觉使劲儿,都是圆圆的样子。
    好可爱,好想亲。
    欲望在心底萌发,邬霁的喉结很快地滑动了一下,稍稍往后挪了一点距离。
    他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颜枝,当然,自然是将颜枝需要额外补习的频率说成了“每天”,而不仅仅是上完新课后。
    “如果你能每天拿出四十分钟左右,我有把握帮你掌握当天的所有知识点。时间看你方便安排,午休——或者放学后,我是都可以的。”
    邬霁没有问颜枝有没有时间安排,能不能安排,而是直接给她预设了选择,这样颜枝会自然考虑在午休和下午选择一个时间段,而忘记最初的选项只是接受和拒绝而已。
    类似的招数他用过很多次,唯有此刻,唯有对她,即使知道只是个无伤大雅的陷阱,他也难免紧张。
    颜枝皱着眉头认真地想了一下,结果却是看着他叹了口气。
    在邬霁压制住扑通扑通乱跳的心想出下一个借口之前,颜枝开口了。
    “我……好像没办法直接答应你是中午还是放学后诶,有的时候可能我中午做不完作业但是晚上有时间,但是有的时候一放学我也没时间留下来……”
    “要不问问他们吧?”
    颜枝较真的回答让邬霁心上一轻,真的笑了出来。
    “时间是可以改的,咱们是一起学习又不是地下交接,怎么弄到好像必须约好固定时间还不能变动了?这样,我们每天互相交流,有什么状况就临时说,好吗?”
    邬霁意识到颜枝似乎错以为自己是打算带上所有的小组成员,但暂时不打算纠正她。
    颜枝的包就放在沙发上,邬霁体贴地帮她拿起。
    “约好的时间快到了,走吗?”
    两人由邬霁家的司机送到地点。
    本市的图书馆,似乎是比邬霁家里要合理很多,也更适合学习。
    颜枝有些纳闷儿,怎么一开始不选择这里呢?她要是直接坐公交到图书馆还比去邬霁家省两块钱公交费用呢。
    不过现在想这些显然没有意义,颜枝跟着邬霁进了图书馆。小组其他成员到得早,在群里发了占到的位置和照片,颜枝手机没网,只能跟着邬霁走。
    一声轻快的女音响起。
    这声音很好听,只是天生较高的音调在图书馆里就显得不那么自然,何况声音的主人在引人侧目后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大幅度向两人挥着手。
    或者说,她是在向邬霁一个人挥手。
    邰云秀,颜枝看到会主动避开的那种人。
    颜枝不知道该怎么恰当地形容邰云秀,毕竟她在交往这一方面的经验实在是乏善可陈,她自己内敛居多,对熟悉的人才会一点点放开。但邰云秀完全和她相反,她总是在第一时间就能让所有人鲜明地察觉到她的性格:强势、自信、开朗,而自我。
    最重要的是,由于她对自己的过度自信,以至于所欣赏的也只有和自己一样的人——尤其是女孩子,邰云秀最不喜欢那种看起来唯唯诺诺的女孩子,她觉得这种女孩儿太不大方又上不得台面,她本身也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遇上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压根不会给眼神。
    恰巧,颜枝在邰云秀眼里就是这样的女孩儿。
    所以,她直接被忽视了。
    颜枝倒是无所谓,她并不是很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但前提是不要因此惹出麻烦来。现在她们毕竟是一个小组的,并且这个小组很可能存续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邰云秀干脆就这么一直忽视自己,千万不要想起来她们组还有她这个人。
    邰云秀旁边的吴送赶紧拦了她一下,小声劝道
    “大小姐,您没看大家都在看你吗?”
    “让他们看呗,我无所谓。”
    不知邰云秀是不是故意错误理解吴送的话,仍旧挥着她那只手臂。此时正是五月,本地气候也不过是微暖而已,邰云秀却换上了小吊带,外搭一件乳白纱质短罩衫,白皙纤瘦的胳膊锲而不舍,满是少女独有的鲜嫩活力。
    吴送轻易看出小女生的心思,也不再管她,转头拉开自己身边的位置招呼同桌过来坐。
    这让颜枝很是感激,在这样的公共场合很少有熟悉的人会特意关注到她。他们占的位置面对面正好可坐六人,邰云秀和她的朋友李薇薇坐在一边,吴送一人坐在另一边,颜枝坐下后想起邬霁,然后发现他已经自然地在自己身边坐下了。
    这样,她就坐在了两个男生中间。而对面的邰云秀本来应该和颜枝面对面,立刻毫不犹豫地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邬霁,你今天看起来和在学校很不一样啊!我想想……啊,你今天没穿校服,不过你穿校服其实也很帅,私服倒是更有魅力了。你这个外套是k家新款吧?我哥哥上次也买了一件……”
    邬霁一坐下,邰云秀就旁若无人般发起攻势。
    但很可惜,邬霁只是笑笑,“看着你和在学校倒是一样的。”
    邰云秀嫌弃校服太土,平时在学校是不穿校服的。她默认邬霁在学校也是注意到了自己,更加来劲,但还不等她再开口,邬霁已经移开了目光。
    “下周就是月考,所以我们这个周末的主要任务就是复习刚学习的新知识,先巩固,再提升。数学、英语最需要趁热打铁,我们先看数学。大家可以先做习题,有空闲的同学多看看例题,例题是浓缩了知识点的,所有题目也都是万变不离其宗,一小时之后我们统一答疑。”
    不让他们做试卷吗?现在这样安排的复习方式好像对自己是最有利的?颜枝下意识往邬霁那边看了一眼,谁知原来邬霁也在看她,少年甚至轻轻扬了下眉,眼睛里是狡黠的笑意,像是在和她约定只有两人知道的,心照不宣的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