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开门的是邬霁。
    他似乎有点惊讶的样子,但是很快收拾好表情,笑着请颜枝进屋。
    “周阿姨,麻烦您再切点水果来,送到……书房。”邬霁转头向身后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说,想来刚刚在屋里就是他们俩在说话。接着,他从旁边的鞋架上拿了一双看起来很新的粉色拖鞋,弯腰摆在颜枝身前。
    颜枝没想到自己是第一个到的,本身就有一点点紧张,虽然说她和邬霁关系转暖,但是要一下子变成那种可以自然而然开口聊天找话题的程度也不可能。慢悠悠的脑袋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着邬霁和阿姨的对话,看见拖鞋又下意识地脸红,想到自己居然忘记问一句要不要换鞋就要进别人家门。
    一着急,直到脚套进了鞋子,颜枝才想起来刚刚是邬霁亲自帮自己把鞋放在面前的。
    这回不用他教了,颜枝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鞋放到旁边的鞋柜里。好在邬霁本来也没有帮她拿鞋的倾向,只是站在一边等她,但也并非完全安静,而是和周阿姨又交代了两句,恰到好处的分寸感让颜枝的心理压力小了许多。
    一直被安排的周阿姨脸上带着点儿疑惑,也招呼了颜枝一句
    “小姑娘来这么早呀——那我还是准备一些茶点?”后面这句周阿姨是看着邬霁说的。
    “不用了,我们马上一起过去。”
    周阿姨答应了一声,留下颜枝云里雾里,无辜地看着邬霁。
    邬霁的表情似乎有点无奈,他心里其实更想揉一揉女孩子的头发,他一直就很看不得颜枝这样似懂非懂但乖乖求知的眼神。
    “我们改了时间和地点,你没有看见吗?”
    邬霁打开自己的手机转向颜枝,光滑清晰的屏幕上是小群里的消息,时间地点也不是临时改的,就在她昨晚下线后。
    他这句话不是责怪的语气,但是足以让颜枝因为紧张而开始脸红,家里白天为了省钱(她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省,但是颜父觉得可以)是不允许开无线设备的。
    但是,怎么就忘记在出发之前再确认一下呢?
    颜枝就觉得自己做错事情了。她想问题的办法一直比较简单,只分为做对和做错,不管过程如何,结果的偏离足以让她感到挫败。
    但这一次,在熟悉的失落和焦虑来临之前,邬霁先替她拂去了不安。
    “先行者当然值得拥有她的礼物——颜枝同学,恭喜你获得一份独家补习机会,请问这位幸运的小姐要不要接受呢?”
    少年的声音不紧不慢,细听还带着些许笑意,本身就像是一份礼物。
    独家补习?什么意思,一对一吗?邬霁和她吗?很多问题在颜枝的脑袋里转来转去,邬霁已经敲敲手机,示意颜枝看显示时间。
    “出发前大概还有一小时,再犹豫时间就都没有了哦。”
    这一句终于把颜枝从混乱的思维里拉了出来。
    学霸的一对一补习诶!即使只是一小时也很多啦,颜枝疯狂点头。
    “要的要的!”
    她一边点头,眼睛却一直看着邬霁,可爱至极。
    邬霁笑了一声,带她上楼。
    第一次,还是不能太吓到她。邬霁走过自己的房间,选择了生活气息没那么重的书房。
    他注意到,颜枝确实悄悄松了口气。
    “一张数学测试卷,三十分钟内做完,准备好的话就和我说一声,我就开始计时,可以吗?”
    邬霁从桌子旁的一迭试卷里拿出一张来,颜枝想,那或许是邬霁专门为他们几个准备的。
    他真的好用心啊。
    开始计时后,颜枝安心写着试卷,邬霁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手里是一本书,实际上则隐晦注意着颜枝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