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别楼 - 第826章 望祀舜帝!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苏劫看了看嬴政,知道以嬴政的秉性,一旦决定,便难以回转,于是说道:“陛下,若真要去沙丘,臣以为,也不是不可,若是去了,这秦世谣中的预言自然是不攻自破,对秦国自然是好的,不过,臣却以为,即便要去,也不能现在去。”

    嬴政看了过来,问道:“太傅的意思是?”

    苏劫说道:“陛下,如今,秦归四海,天下之民无不为秦民,四海疆域莫非秦土,然则,天下黔首未经秦法之苛刻,今虽宇内归一,但终百姓有畏秦之心,民心定则四海安,当务之急,便是安定民心,然而,人心不安在前,荧惑守心在后,对我大秦终归是有巨大的隐患。”

    嬴政微微点头。

    苏劫时候道:“是以,臣已然决定,尚准备启禀陛下,此次陛下前往泰山封禅,不如先行南行路经云梦泽,望祀舜帝,天下百姓知大王此举,必然会对秦消去大半的畏惧之心,同样也会感念大王一统天下,治理万民的圣君,到时,等到泰山封禅之时,天下黔首的话语和思想必然扭转,此时,陛下再行前往沙丘,必然可一举定鼎民心。”

    “望祀舜帝?!”

    在场的官吏都是何等人物,苏劫此话一出,瞬间明白了这其中的深意。

    首先,秦国一统天下,民心不稳,又逢荧惑守心,这是巨大的隐患。

    然而,为什么祭祀舜帝了。

    准确的说,是望祀,不是祭祀。

    因为,真正如果要兴起祭祀大典,怎么也不可能去云梦泽,而是要去九嶷山。

    九嶷山在哪里?

    苍梧之野,苍梧在五岭以外,那里生满了青色的梧桐,因此而得名!上古年间,苍梧之野泛指湘水南部五岭地带,舜帝在难寻的途中病逝在这方梧桐山野,葬于一片九水回环的山地,因这九条山溪地势水流风貌极其相似,很难分辨,故被称为九嶷山。

    然而。

    苏劫为什么要嬴政去祭祀舜帝,而不是三皇五帝。

    这其中的原因,那得先明白舜帝其人。

    在五帝之中,最后两位是舜帝和禹帝。

    舜帝本姓姚,名重华,后世皆因为舜帝出声于虞地,故又称其为虞舜。尽管,在后世史书中对舜帝造出了诸多逆行,言其囚尧帝而自立,又隔绝尧的儿子丹朱,使尧帝父子不能相见,方得自立为帝。

    然则。

    在天下人的心目中,舜帝的任凭功德堪称五帝之最!

    其一,舜帝最孝慈,遭到屡屡虐待自己的父母兄弟而不反抗,最终感化了父母兄弟。

    其二,舜帝爱民,法度平和公正,其事迹多多。

    其三,舜帝敦厚仁德,堪称王道典范!

    其四,舜帝高寿,六十一岁代尧为天下共主,在位三十九年,整整一百岁才逝于苍梧之野。

    王绾立刻道;“老臣以为,汉王所言极是!”

    “臣等附议。”

    如果嬴政祭祀了舜帝,这不就等于告诉天下黔首,朕会像舜帝一样对待你们。

    那秦世谣里的开吾户,据吾床,饮吾酒,唾吾浆,食吾饭,以为粮,怎么可能是会祭祀舜帝的帝王做的呢。

    无疑。

    这么做也是在告诉天下。

    这秦世谣是错的。

    这样的君王,上天有什么道理来惩罚呢。

    嬴政道:“好,朕便听太傅的意思,望祀舜帝,再行泰山封禅,西行返回咸阳之际,前往沙丘!”

    ……

    嬴政躺下了。

    他太累了。

    苏劫等大吏,纷纷出了大殿,众人面色沉重,谁都知道,嬴政此刻的内心是非常不好受的。

    梦中。

    沙丘行宫笼罩在巨大的火焰之中,火焰的来源,便是那天上的荧惑星。

    嬴政顿时惊醒,满头冷汗,“前至沙丘当灭亡!!”

    嬴政咬牙切齿,再次捂着头睡去。

    半天才稍稍平静了下来。

    秋末。

    泰山封禅的诸般事物谋划就绪了。

    李斯作为廷尉,也终于赶了回来。

    随着嬴政出巡的大臣是:李斯,蒙武,姚贾,顿弱,郑国,胡毋敬等人,此次蒙武总领五千铁骑的护卫大将,卫尉是杨端和,总司皇帝车马的是赵高。

    灞上。

    宏大的车骑仪仗隆隆开出了咸阳。

    万千关中百姓守候在漫天霞光之中,最雄伟的正阳门箭楼上,三十六支长号整齐扬起,悠扬雄沉的号声回荡着渭水南北,动开的城门中,隆隆开出了整肃森严的皇家仪仗。

    千骑方阵,一面将旗之后,骑士全部黑甲阔剑,没有一支长兵器。

    显然是一支真正的作战之旅,而不是虚设排场的青铜斧钺之类的礼仪排场。

    最让人震惊的便是,千骑方阵之后,是三十六面大书‘秦’字的五色旌旗方阵,旗手全部是马上骑士,旌旗方阵后,是一个一百辆战车的方阵,每辆战车肃立着十名重甲步兵,人人背负着一架臂张连弩,手中一支两丈长矛,若走下战车摆开,立刻便是一座无坚不摧的连弩大阵。

    战车方阵之后。

    又是双侧并使的二十辆特制的大型座车,内中全数都是官仆宫女内侍等一应无法乘骑奔驰的人。

    此后。

    只见连续九个百人骑士队护卫的九辆皇帝御车,每个百人骑队前一辆青铜御车,每辆御车都是驷马拉架,九车一式,没有任何差别,其中一辆必是嬴政的正车无疑。

    九队九车后。

    是一辆宽大精美的两马青铜轩车,八尺车盖下肃然端坐着李斯,李斯之后,才是两车并行的大臣车座,直到末尾,又出现了殿后的一个千骑方阵。

    依仗车齐出了正阳门,相继在宽阔的大道上展开。

    成千上万的民众夹道而来,争相观赏这生平难逢的盛大场面,万岁之声此起彼伏,声震原野。

    关中多为老秦人。

    秦国一天下,直到今日皇帝东巡,才意识到,大秦始皇帝何等威武。

    大队人马,缓缓朝着函谷关行径。

    时至正午。

    灞上原野前方,已然出现一五千轻骑的大队人马,人人肃然看着皇帝的仪仗队!

    为首者端坐八尺伞盖下,浑身漆黑的王服,束发白玉簪闪闪余晖。

    嬴政和苏劫。

    一南一北两两分开。

    临别之际,苏劫对着嬴政几番嘱咐!

    随后。

    苏劫看了嬴政身后的李斯一眼,后者给了苏劫一个放心的眼神。

    二人,早在昨日,苏劫便已然告诉了李斯,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允许陛下前往沙丘,哪怕是违抗皇令,明着不能做,暗中也要截断道路,必须要断了嬴政这个念头。

    几日来。

    这沙丘之事,嬴政口里没说,但是,谁都知道,嬴政必然是落了心思的。

    所以,这一次陪着嬴政去泰山的大臣,各个都是苏劫亲至点的,这些人,无一不由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行事沉稳,善口舌。

    当然,这一切,都是苏劫为了未雨绸缪!

    只要皇帝不去沙丘,什么事都不会出现,然而,他这一次北行,自然不单单是为了去九原。

    ……

    苏劫一路。

    来到九原郡。

    为了快速行事,苏劫特意用的是轻骑,也就是说,这轻骑行动起来,要比嬴政厚重的仪仗要快得多。

    苏劫来到九原,嬴政怕是刚刚来到淮阴!

    等过了淮阴,才能抵达三川,随后一路还足够远。

    苏劫在雁门关,蓝田大营,逗留了旬日,按照皇帝令,犒赏三军!

    随即。

    连夜率着五千轻骑,直奔沙丘!!

    当日。

    嬴政东出函谷关,天下震动,不仅如此,天下黔首都听说皇帝要去往云梦泽,望祀舜帝,得知这等消息的时候,百姓们振奋了。

    不管皇帝的仪仗在哪里出现,山头上,原野中,无数的百姓们争相望去。

    不管他们曾经是哪个国家的百姓,但是现在,他们都是秦国的黔首。

    山源谷道之中。

    陈胜出现在一处峡口。

    多时之后,谷外快马奔行来了数人,鸟鸣声从口中吹出。

    峡谷处立刻出现类似的回应。

    众人相互一看,朝着鸟鸣声传窜去。

    “少主,皇帝没有前往沙丘!!”来者面色凝重。

    “什么?他,他就不怕天下人口诛笔伐!”

    面前数人顿时有些为难。

    皇帝去哪里,这哪里是他们能够做主的,陈胜左顾右盼,神色凝重,沙丘当灭亡,荧惑守心,嬴政这是怕了?

    天丙七术,最重要的一环。

    那就是让嬴政前往沙丘。

    到时,再用尽办法实施感应呪。

    嬴政必然心血亏虚,重病或直接身死,都未必不可能。

    可是嬴政南行,于沙丘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方向,这不就是等于告诉天下人,沙丘不去了。

    来人补充道:“我听说,皇帝这一次准备先行前往云梦泽望祀舜帝!少主,怕是要另行改变计划了!!”

    陈胜听完,咬牙切齿。

    心中何其不甘。

    “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了!!就差一步,皇帝就会死。”

    “一步之差,天差地远也,没什么可惜的,如今,陈离尚在秦王宫中,等皇帝回了宫,另寻他法便是,少主前往不可强求!!”

    陈胜遗憾的看这北方,道:“沙丘当灭亡!!这是为什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