缦花之舞 - 第9章 成功说服 公主的复仇攻略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连之岳一愣,没想到她会主动说起此事,只能点点头回应道:“是,此事闹得人心惶惶,陛下也为此震怒。”

    “谋杀朝廷官员是诛九族的大罪,有人冒着这个风险都要这样做,恐怕背后的利益不简单。”宁鹤勾唇冷笑,“现在朝中庞大的势力屈指可数,但若要任他们胡作非为,那这朝廷迟早会变成一滩污水。”

    老人听了,有些浑浊的眼珠更是暗淡。他点点头,叹了一口气。

    “既然今日我看到了一个有才华亦有风骨的人才,我心中有一个计划,不知尚书大人可否愿意配合我?”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些紧张,生怕这位老人会看出来什么。

    却只见连之岳双手抱拳,郑重地回道:“公主殿下请讲,只要能抑制此番乱象,臣定会配合!”

    宁鹤心中松了一口气,示意阿秋关上了外门。

    带起的风险些吹灭了堂内的蜡烛,昏暗的室内有些诡异,却不能阻止宁鹤心中那一份坚定。

    她缓缓地开口道:“我信尚书大人以及吴公子的本心,此时要在这么多豺狼之中争一块肉,怕是不容易。”她抿了一口茶,继续说道:“我虽不才,但深得父皇信赖。我想举荐吴公子出任兵部侍郎一职,不知尚书大人可有意愿?”

    连之岳愣了一下,习惯性地反问道:“不知他何德何能,能担得起这般重任?”

    看来这尚书还没老糊涂呢,虽然说出了他心中所想,却还是保留了一番余地。难怪他能不攀附权贵便能在这尔虞我诈的朝堂争斗中全身而退。好在,她也准备好了说辞。

    宁鹤笑了笑,说道:“今日吴公子让我见识到了他的胆识过人,兵部乃掌管军队吃穿用度之处。若是连这里都被侵蚀了,何谈保卫国土,何谈百姓安康?”

    她的话成功让连之岳动容。他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却被他颤抖的声线给暴露了:“如此,那臣便多谢公主殿下!”

    “不必言谢。”宁鹤笑了,模仿着方才吴垣给自己说过的话,“你我本是一心为国的同路人,谈这些便客气了。”

    从宰相府出来时,连之岳的脸上没有了一开始的生疏。而是像一位真正的老人一般,佝偻着那原本应该像他风骨那般挺直的背,鞠躬道:“公主殿下慢走,若是得空,还望公主赐教!”

    宁鹤微微笑了笑,踏上了车架,朝宫内驶去。

    方才一直没敢插话的阿秋,此时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她转过头,有些担忧地看着那位神色冷静的公主,忍不住开口道:“您…真的相信连大人吗?”

    宁鹤微微合了合眼,打了一个呵欠。

    “信也好,不信也罢。今日这场戏他和吴垣两个同时上钩,他既然想要扶吴垣上位,又不肯接受官员的同盟,只有我这个闲着的公主才不会引起他的猜疑。都是明白人,既然他答应了,就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若是他背叛,我能扶他们上位,自然也能将他们打下地狱。”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自嘲。什么时候自己也变成这样了,猜忌、设计,这样的手段她从前都是不屑的。但是如今,却因为姓凌的那一家,让她不得不变成自己最厌恶的模样。

    阿秋在一旁听了,也不敢多问,只好默默地替她盖上薄披风,听着慢慢安静的背景声发起呆来。

    “回来了?”

    宁鹤一踏进内殿,就听到了那个让她无比烦躁的声音——秦羽炔。

    这个人就这么闲吗?整天有事没事就往她这跑!而且宫中的侍卫都不管管的吗?

    她压抑着自己想要骂人的冲动,只是冷冷地“嗯”了一句。

    “怎么样,怎么样?那老头儿是不是很难对付?”秦羽炔像只哈巴狗似的,跟在她的身后不停问道。

    她简直不想理他,但是碍于还是“他还有用”这个标签,只能耐着性子回答道:“他答应了。”

    “什么?”秦羽炔此刻的表情只能说是震惊,“你…你居然…是不是用公主的身份压他了?威胁他不答应就灭门那种?”

    宁鹤直接对他翻了一个白眼,显而易见那种。她直接拿起桌上被她写糊了的“和”字扔纸团扔了过去,怒道:“我是这种人吗!”

    男人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立即满满都是委屈,差点就要扁着嘴哭出来。“难道不是吗?”

    一旁的阿秋再也忍不住,笑了出声。宁鹤无奈地摇摇头,下定决心一定不会再理这个幼稚的傻子了。但是在他那一声声“怎么做到的”“发生了什么”的魔音中,只好示意阿秋去解答。

    听完来龙去脉后的他,脸上一副“国家要灭亡了”的神色,“没想到你那个英雄救美的计划还这么好使?”

    亏他一开始还特意夸大这连之岳的性子,想看看这小公主会怎么解决。没想到她竟然用这种杀人不见血的方法,堂而皇之就让那老头儿给请了进门。

    之前他还想着这小公主怎么来哭着求他来着…这下子…他这个军师兼探子很没面子的啊!

    宁鹤冷哼一声,“我可是闻名京城不谙世事的天真公主,哪像你,京城第一纨绔?”

    被莫名其妙冷嘲暗讽了一番的秦羽炔此刻却没有心思再和她斗嘴了,他现在很是好奇,面前这个女子,究竟还有什么他是看不透的。同时,他也终于明白了,为何开始的时候那么自信。

    她有这个资本,也有这样的能力。也许…她和自己竟是同路人?呵,这倒是有趣了,那副小羊羔的皮下,究竟是狼呢,还是猛虎?

    没想到秦羽炔心中有这么多想法的她,此刻正端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她突然发问:“你呢,经常这么跑进宫里来,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

    “呃…”猛地听到她这么问,男子俊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知所措。“说来话长…”

    宁鹤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手上的笔却没停下。“说来话长?难不成你十几年前入了太监不成?”

    秦羽炔倒吸一口冷气,有些慌张地捂了一下自己那块地方,声音带着些颤抖地说道:“你…你别乱说啊!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男儿身!禁军首领是我师弟而已,你别乱说!”

    “噗…”宁鹤忍不住被他逗得笑了出声,然后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只好敛了敛神色,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哦…是师弟啊…”

    此刻秦羽炔只想一巴掌把自己扇死,套路啊!都是女人的套路!唉,没想到他混迹京城这么多年,却被这个小丫头给绕了进去…

    “别担心,我也不会做些什么。”宁鹤抿抿嘴,不经意地露出了一丝笑意。“只不过你这样在我宫里出现,总归不大好。平日我无事便会去缘何茶楼坐坐,也算得上是我的一个清净地儿了。下次若得了空,便与我同去吧。”

    外头炙热的日光照进屋内,打在了女子的面庞上。她说话的时候似乎有一阵微风,似有若无地拂过秦羽炔的身边,带来一阵熟悉的香气。不知不觉地,他竟然有些看走了神。

    直到窗外便神不知鬼不觉地跳进来一个人时,他才猛地惊醒过来,有些愣愣地摸着自己不知是天气原因还是其他的,而变得有些发烫的脸。

    只见那人单膝跪地,说道:“主子,皇上那头已然将兵部侍郎的位置允给了吴垣。”

    “知道了,退下吧。”案前的人儿似乎早就料到了,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她还是提笔书写着,那暗卫便消失了踪影。

    “在些什么呢,这么入神。”秦羽炔整理了一下思绪,凑到她的背后看了一下。

    许是距离的原因,他的鼻息混入了一丝淡淡的花香,女子打理整齐的秀发正服帖地披在背后,却是美得不可方物。

    只见宁鹤面无表情地放下了笔,说道:“不过是下一块肥肉而已。”说罢,她侧了侧身子,露出她写的那两个大字。

    “兵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