缦花之舞 - 第6章 情报 公主的复仇攻略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公…公主殿下!”

    宁鹤手里拿着几张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的纸,头也没抬地问道:“怎么了?”

    “他…秦…”阿秋的声音颤抖中带了震惊,直指着那个神出鬼没的男子,差点连手里的杯子都端不住。

    坐在书桌前的女子却一脸淡然,她翻阅着手上的纸卷,不为所动。

    “唉唉,你这线人不行啊。这张太傅明明就是宰相一党,怎么就是反宰相了呢。”身后一个痞痞的声音传来,却没看到女子显而易见的白眼。

    这秦羽炔,自从上次半夜偷偷进来之后,隔三差五便像鬼一样出现在她的身边。宁鹤叹了一口气,她都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住在宫里了。一开始阿秋发现之后,直接要拿笤帚赶人,但是这个男人…姑且算他是一个同盟吧,后来,阿秋虽然每次都会像这样被他吓一跳,倒也没有多大敌意了。

    “我说过多少遍,不要再这样出现在我的宫里。”她头都不想抬,“万一被人看见就说不清了。”

    秦羽炔拿过她手里的资料看着,嘴上却毫不留情地说道:“无妨,万一皇上一时兴起想招我为驸马,可就赚得大了。”

    “你!”

    宁鹤正想怼回去,却看见一个男人推门而入。

    “清河,今日不是去赏…”

    那男人抬起头的一瞬间,不仅是他,殿内三个人都愣住了。

    是凌萧。

    熟悉的男人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连看着她的目光里还是那样温柔。宁鹤与他对视了一眼,便不着痕迹地转移了目光。

    清河是她的封号,凌萧从前便一直这样叫她,新婚那晚是他第一次,叫她全名。

    她微微合了一下眼,再睁开时,还是那个喜欢成天跟在他的身后,喊他“萧哥哥”的小公主。

    “凌…萧哥哥怎么来了?”

    问出这句话之后,她就后悔了。如果她没记错,今日是十五,按照他们从前的约定,每月的这一日都要出去赏花的。

    可这几日的她,全身心都放在布置计划里,压根没有想过该去如何应付这个随时会来找自己的男人。

    凌萧听了,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温柔地笑了笑,说道:“上个月你不是说要去赏花吗?”

    宁鹤微微笑了笑,说道:“我倒是忘了。”她一定不能露出马脚,凌萧这个人,虽然她现在恨不得杀了他,但是,为了大局,她现在只能忍着,利用他来探得宰相府的任何线索。

    男人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你还是那般记性。”说着,他的目光转向了站在一旁打量着他的秦羽炔,问道:“这位是…?”

    糟了!这男人!宁鹤有些头疼起来,她还没反应过来,秦羽炔还在她旁边。这…怎么解释…

    还没等她开口,那个嬉皮笑脸的男人就抢在了她的前头。“在下御史府二公子秦羽炔,见过凌大人。”

    凌萧听到“御史府”三个字的时候,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但是却很快恢复了正常。“是吗?那…”虽然他极力隐藏,宁鹤还是看见了一丝警惕,和厌恶。

    “在下只是来给公主殿下送资料的,皇上要给公主择婿,便遣了家父收集了京中有合适人选的资料,夹带了他们的家族资料。”秦羽炔假装诚恳地抱拳道。

    宁鹤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择婿?面前这位可是要势在必得的,这个男人为了家族,可以千方百计得到她,然后再毁了她。这样,要她怎么解释?

    “哦?择婿?”凌萧微微眯了一下眼,语气中带了些不满。

    她忍着心中的恶心感,露出一副乖巧的模样走上前去说道:“萧哥哥,别听他胡说,我…我的心思你不是最知道了吗?”

    说着,她的手扯了一下他的衣角。凌萧一听,脸色顿时柔和了下来,他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哄道:“乖,你还小呢,这种事情还需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呵,是恨不得马上成婚吧?

    心中无比烦躁的宁鹤,觉得自己再这般周旋下去,怕是要露陷。她甜甜地笑了笑,然后假装有些委屈地说道:“萧哥哥,父皇要我今日把《策论》抄一遍,怕是…不能去赏花了。”

    凌萧眼底闪过一丝失落,但是还是说道:“无妨,日后我们还有机会的。”他的手轻轻拂过她的发丝,“既然如此,我就先去面圣了,有些事情需要禀报。”

    宁鹤笑得一脸灿烂:“那…凌公子慢走。”

    凌萧愣了一下,没听到小女孩叫自己“萧哥哥”的他,意味深长地看向秦羽炔,轻哼一声,便走了出去。

    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宫门后,宁鹤松了一口气,软倒在了椅子上。阿秋见状,急匆匆地端上了一杯茶来,说道:“这…奴婢也没想到凌公子会突然前来…”

    宁鹤摆摆手,示意无妨。但是一旁的秦羽炔却收起了往常那副笑容,声色有些发冷:“你喜欢他?”

    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宁鹤有些愣了。过了许久,才冷冷地笑了一下。

    喜欢?这个词很久没有想过了。上一世的她,把自己整颗心都交给了这个男人。可惜,他却亲手毁了。既然已经失去的东西,就没必要再回到起点。

    她勾唇,面上露出了一抹狠厉。“是啊,我很喜欢他…喜欢他能死在我面前。模样”

    秦羽炔愣了一下,看着面前这个人传天真无邪的小公主如今却像一头捕猎的狼似的,露出了看见猎物的寒光。

    “行了,不说这些没用的。”宁鹤整理了一下思绪,重新把目光放回到资料上面来。

    那些奴隶不负她所望,虽然他们不认字,但是由阿秋来抄写,再转交给她,也没有多大的问题。毕竟她是公主,并不是后宫那些勾心斗角的娘娘,就算被发现了,也可以一笑了之。但即便如此,风险还是很大的。在根没有扎稳前,她不能过多暴露自己,打草惊蛇。

    她一边想着,一边随意抽出一张纸,上面用好看的楷书写道:“户部尚书,连之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