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歌 - 第9章无功而返 重生之九州富豪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赵凡回到酒店后又等了一个多小时,领导们才陆陆续续的带人返回,但却大部分铁青着个脸,看神色便知道事情办得不顺利,尤其是科部主任孙启文和副主任两人,那白白净净的脸上凭空多出了几个创可贴,两人看上去挺滑稽。

    晚餐特别丰盛,但大家都似乎没有什么胃口,所以这顿饭吃得不咸不淡的,最后放下碗筷的时候,冯秘书长扫视了一眼四周,沉声道:“半小时后开个会,大家将今天的工作进展总结一下。”

    酒店的临时会议,赵凡手里面已经准备好纸和笔,准备做会议记录,虽说现在升官了,但在这个会议室里他依旧是最底层。

    冯秘书长,科部主任和副主任,宣传部部长和副部长,还有包括赵凡在内的几个科长,组成了临时工作小组。

    首先,科部主任孙启文哭丧着脸做了汇报,本来这事儿就是他和副主任捅出来的篓子,去道歉的人当然是他们两,结果两人情况大概一致,礼物让人给丢了出来,而且还被打了,尤其是两个彪悍婆娘,自己男人被人打了那还了得,直接冲上来就往脸上招呼,这不,科部主任和副主任两人脸上挂了彩。

    这当中的事情自然没有这么简单,虽说已经向人家暗示惜花市市里领导愿意补偿一定的经济损失,只要不把事情闹大,对方还可以提点要求,但人家一口咬定这不是钱的问题,关键是咽不下这口气。

    据说当时两家婆娘提着菜刀冲出来的时候要不是领导们跑得快,现在八成就不会回来而是直接去医院了。

    “现在这个世道,某些人就是素质低下,到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以曝光威胁借机索要好处,真是丢尽了媒体界的脸面!”孙主任总结的时候也是忍不住发了一通牢骚,主要是今天他和副主任又憋气又窝火,真的太狼狈了。

    冯秘书长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孙主任,心里暗想要不是你两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我们一群人犯得着陪你们过来受这窝囊气吗?

    随即冯秘书长又看着宣传部的部长道:“你那边呢,情况怎么样?”

    宣传部部长面色凝重,缓缓点燃一根香烟才慢吞吞的道:“我在省委宣传部的老战友大部分都不想管这件事情,有几个关系铁的原意出面还被人民报社主编给挡了回来,对方说人民报社罗社长知道这件事情后非常震怒,说要给我们惜花市领导班子点颜色看看。”

    宣传部部长也很是郁闷,这次过来本来以为靠自己的关系能轻松摆平的,却没想到搞得这般被动。

    那些曾经关系很铁的老战友,这一次仿佛约好了一样要么就是手机关机,要么就是出差赶不回来,这让他意识到这一次事情的严重性,不过想归想,他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孙主任,要不是这老小子,自己也不可能这么没面子,你行,你惹的事情你去摆平。

    一时间,会议室里面所有人都闷不吭声,赵凡连忙主动起身给所有人添了茶水。

    其实赵凡知道,自己现在虽说成为了科长,但在这个灭火小组里面还是最低级的,这种会议,带上耳朵就够了,嘴巴基本上就是摆设。

    观察了一下在坐的各位,冯秘书长一脸平静,就算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看不出来丝毫焦急的表情,宣传部长则是面沉似水,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孙主任和副主任就显得有些沮丧,焦虑和茫然了。

    其他几个科长则是和赵帆一样带着耳朵就行了,反正这事儿他们也处理不了,说是来省都灭火,其实就是伺候领导来了。

    冯秘书长看大家都不开口,有些不太高兴了,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沉声道:“大家都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小赵,你刚当上科长,来带头说说你的看法吧。”

    赵凡神色一动,他知道冯秘书长点名这是要让大家看看他主张提上来的人有没有能耐,无论如何,自己也不能让冯秘书长失了颜面。

    “是这样的冯秘书长。”赵凡想了想,然后认真道:“我个人看来,问题应该是出在人民日报社那位罗社长身上,总之一句话,他松口就好办,不松口的话我们找谁都没用,换句话说我们只要能让他改变主意,这事儿就有转机。”

    其实在座的大人物也不是想不到这一点,只是今天被气糊涂了,而赵凡则是留守酒店,谈到问题的根本当然一针见血。

    听赵凡说完,所有人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而宣传部部长依旧是眉头紧锁的深吸了一口香烟,然后开口道:“事情没那么乐观,那个人民日报社的社长我还没从省都调到惜花市就有耳闻,他叫罗成,人称罗大胆,据说背景很深,所以作风非常大胆,脾气上来了谁的面子也不会给,这事儿估计有点儿悬。”

    此话一出,所有人面色一沉。

    尤其是孙主任和副主任两人,遇上这么个狠角色,他们甚至担心这次出门的时候带的那些钱够不够周转了。

    其实两人也是咬了咬牙各自带了十万块钱出来,就放在两盒普洱茶里,只要不把事情搞大,二十万值!

    但他们现在却在想人家一个人民日报社的社长,会缺那二十万?

    要知道,这件事情要是摆不平,且不说乌纱帽是肯定保不住了,上面肯定会让人下来查,一旦真的查出来什么,这辈子他们都要在牢狱之重度过了。

    这时候冯秘书长的手机响了,所有人连忙竖起耳朵听着,其实冯秘书长在省都也有自己的关系,可惜接通后冯秘书长很快就挂了,并且看上去面色不太好看。

    “我以前的老战友说罗社长已经放话了,这事求谁都没用,没有商量的余地,哎……”冯秘书长的一番话,就像是直接将孙主任和副主任打进十八层地狱。

    其实冯辉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情并非一次突发的偶然事件,他和李景天布局的同时,恐怕对方也在布局,他已经开始怀疑这事件的幕后黑手会不会就是惜花市那边的对手?

    当然,这话他也不能说出来,这里的所有人,除了一个赵凡他还能相信外,其他人指不定就是地方派系的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