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番外 暗渊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无穷无尽的夜色,浓稠到令人窒息的黑暗。

    嬴玄心中警惕,站在原地屏住了呼吸,按兵不动。

    不多时,嬴玄耳朵动了动,他听到了“沙沙”声,是野兽的爪子踩在干枯的草地上的声音。

    他轻轻捻了捻指尖,带有极寒之力的水汽缠绕着,似乎即将释放出去,将不速之客摧毁。

    “你在干嘛呢?”

    软乎乎的小奶音响起,带着郁闷和不解。

    “呼……”

    嬴玄松了口气,他听出来了,是穷奇。

    “穷奇大人,你为何与我在一处?”

    嬴玄侧耳问。

    穷奇扒了扒地上的土,闷声道:“你本身就是作为本座的附庸进来的,还妄想天道给你单独开辟一个幻境呢?”

    其实原因差不多也就是穷奇说的这样。

    嬴玄太弱了,弱到天道直接忽视了他。

    前面进入众妙之门的,无不是一方大佬,只有嬴玄,是靠着计谋蹭着穷奇进来的。

    嬴玄:“……所以现在我们是在穷奇大人的幻境里?”

    “嗯。”

    穷奇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确实是这样。

    嬴玄:“那穷奇大人能否告诉我这个幻境的由来?”

    幻境都是由执念和因果构筑的,所以一般情况下,当事人都会清楚幻境形成的原因。

    嬴玄感到不安,正是因为他对这个陌生的幻境一无所知。

    他在等穷奇的答复。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就在嬴玄以为穷奇不会告诉他的时候,穷奇开口了。

    “这里……是暗渊……”

    穷奇的嗓音有些颤抖,似乎带着些微恐惧和悲伤。

    “暗渊?”嬴玄没听过这个地方。

    “你知道后羿射日吗?”穷奇突然换了个话题。

    嬴玄沉吟道:“记得白泽圣师曾说过,远古时期,天上有十个太阳,大地干旱,寸草不生。一位名叫羿的勇者弯弓射箭,一共射落了九个太阳,自此,天地间唯有一日。”

    他顿了顿,问:“这与暗渊有什么关系么?”

    穷奇声音越发可怜巴巴了,“这就是九个太阳陨落的地方。”

    “???”

    嬴玄瞳孔地震。

    穷奇继续说:“白泽那家伙跟你们说的是后人记载的故事,不是原版。”

    “真正的后羿射日,射落的不是太阳,而是妖兽一族的皇者——金乌。”

    “盘古开天地,双眼化日月。太阳星和太阴星是暗合天道秩序运转的星辰,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怎么可能让一支箭给射落了?”

    穷奇气呼呼的抱怨着,“只有栖息在扶桑树上的金乌,才会被人轻而易举的杀死。”

    “真是丢尽了我们妖兽一族的脸……”

    你们妖兽一族的皇者,这么菜吗……

    嬴玄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把心里的话说出口。

    “金乌极光极热,天生掌握光与火的法则。”

    “它们被后羿一箭杀死后,坠落大地,方圆千里,太阳之火熊熊燃烧,足足过了一万年才熄灭。”

    “而世间规则,物极必反,太阳之火熄灭后,这千里之地,也彻底失去了光明,沦为被黑暗笼罩的焦土。”

    “哪怕太阳星东升,照耀万物,也无济于事。”

    “所以这里,也被称之为日陨之地。”

    穷奇仿佛陷入了回忆,说话语气丧丧的。

    “所以,穷奇大人,您的执念是什么?”嬴玄冷静问道。

    穷奇突然生气:“说了你也解决不了!”

    嬴玄淡淡道:“如果您不说,那么我确实无法解决一个没被提出的问题。”

    穷奇更气愤了,怒拍前爪,大声道:“我想要这暗渊重见光明!现在你知道了,那你有什么办法吗?你没有!你什么办法都没有!你只是一个修为低下心性狡诈的人族修士,你根本不会懂我们这些生于暗渊的妖兽,心里有多渴望光明?!”

    嬴玄心中一动:“穷奇大人生于暗渊?”

    “……”

    满肚子怒气就像被针扎破了一样,呲溜一下无影无踪,只剩下一只郁闷的小兽穷奇,它用爪子揉了揉脸颊,“不只是我……”

    “……饕餮、混沌、梼杌,还有许许多多的妖兽,都是在暗渊诞生的。”

    四凶?

    嬴玄若有所思,这样看来,金乌的陨落已经彻底让这里成为一块凶煞之地了?否则不可能孕育出凶兽。

    “如穷奇大人所说,暗渊不过方圆千里,那为何不离开?”

    穷奇哼了一声:“你以为暗渊是那么容易离开的吗?”

    “金乌陨落,预示着天地又一场量劫的开启。暗渊的形成,不仅仅是吞噬了光明,还有数不尽的因果业力!”

    “诞生在暗渊的妖兽,又有另一个名字,厄兽。”

    嬴玄挑眉:“讹兽?惯于说谎的讹兽?”

    穷奇翻了个白眼:“是厄运的厄!”

    “外界的生灵认为我们背负了开启量劫的因果,厄运缠身,会给世人带来不幸。”

    “所以,他们封印了暗渊。”

    “那时候,远古妖庭已经覆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上古天庭。”

    “妖族气运一落千丈,人族气运却越发昌盛。”

    “人皇以太阴太阳二星为阵眼,合三百六十五星辰之力,布下周天星斗大阵,镇压封印了暗渊。”

    “从此,可进不可出。”

    嬴玄摸了摸下巴,“那你最后是怎么逃出来的?”

    穷奇诧异:“你怎么知道我逃出来了?”

    嬴玄:“你没逃出来……所以待在地煞门几千年的是假的穷奇大人吗?”

    穷奇磨牙:“……因为天狗食日。”

    “嗯?”

    十方界没出现过日食现象,所以嬴玄不太懂。

    “太阳星短暂的失去了光芒,阵眼消失,周天星斗大阵有了破绽,我们就趁机逃了出来。”

    嬴玄:“我们?”

    “逃离暗渊的妖兽不止我一个,有能力的基本都逃出来了。”

    “混沌去了昆仑,梼杌去了西州,饕餮去了钩吾山,而我因为年幼,不敢留在人族境内,就踏过归墟,去了山海界。”

    “可惜,我还没来得及长大,就因为听信谗言,沦落到十方界,又被白泽算计跟那个坏家伙签订了契约,困在地煞门几千年……之前好不容易解脱了,你又算计我……”穷奇抹了把辛酸泪。

    嬴玄面不改色,从小到大,他就没有心虚这种说法。

    “暗渊里只有妖兽吗?”

    穷奇愣了下:“不是,犯了皇朝律令的人族,会被驱逐到暗渊,一生不可返回九州。”

    “万年下来,暗渊倒也生存了不少人族。”

    “哦。”

    嬴玄点点头。

    穷奇有些摸不着头脑,刚想发问,就听到嬴玄又道:“暗渊里,是真的一点光明都没有么?”

    穷奇摇头:“如果是纯粹的黑暗,我们从未见过光明,倒也不会那么渴望。”

    “所以,暗渊里是有光的?”

    穷奇低垂下头:“……确实有。”

    “暗渊里有一种会发光的虫子,名为光蝉,它们是从金乌的尸骸中孕育出来的,虽然只能散发一点点的光,但它们总是成群结队的聚集在一起,光芒叠加,就成了暗渊里独一无二的光源。”

    嬴玄敏锐的提出问题:“你们会捕捉光蝉?”

    穷奇点头:“暗渊里有九座很高很高的高塔,用透明的晶石筑造,叫做光之塔,里面全是捕捉来的光蝉。”

    “一座光之塔,可以点亮十里地!它们都被暗渊里最强大的妖兽所占据,以前,我也有一座!”

    说到这里,穷奇忍不住得意洋洋的摇了摇尾巴。

    哪怕未成年,它也是暗渊里最猛的崽!

    嬴玄没在意它的那点小骄傲,只问:“既然有了光之塔,那你还往外逃?”

    穷奇心情瞬间低落下去:“因为光之塔是会熄灭的。”

    “光蝉寿命太短,只能活三年,而光蝉的幼虫,又必须靠啃食金乌的尸骸才能长大,才能褪去外壳,成为会发光的光蝉。”

    “金乌尸骸总有被啃食殆尽的一天,到时候,光蝉消失,暗渊就真的……半点光都没有了……”

    穷奇吸了吸鼻子,委委屈屈道:“我还是幼年体,没办法捕捉足够多的光蝉,我的光之塔就一年比一年暗淡,到第十年,就彻底黑了。”

    嬴玄沉默了片刻,出声道:“穷奇大人——”

    “您能带我去找光蝉吗?我想看一看。”

    ……

    这是藏在穷奇记忆里的暗渊,也是它心底的执念。

    哪怕过去了万千岁月,它在地煞门苦受煎熬,让暗渊重见天日恢复光明的心愿也从未更改过。

    这是属于它的执念。

    在此之前,一切都是次要。

    嬴玄跟着穷奇不知走了多久,他终于见到了穷奇记忆里的光蝉。

    说实话,摸黑走路的感觉不太好。

    尤其是连神识也无法外放,只能依靠听觉和触觉的时候。

    但所有不渝,在见到面前这一幕的瞬间,都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只见浓稠的夜色中,忽而浮现出星星点点的光明,它们飞舞着,跳跃着,以一种势不可挡的姿态驱逐了他们眼中的黑暗。

    微弱的光,点亮了漆黑一片的土地。

    嬴玄想,或许任何处于黑暗中的生灵,都无法拒绝这一刻,光蝉带来的光明吧。

    光明,是一种神圣的信仰。

    尤其对于黑暗中的生灵而言。

    “好看吗?”穷奇歪了歪头,问。

    “美极了。”嬴玄注视着光蝉,喃喃道。

    他只是一个刚接触黑暗不久的人,就已经对光蝉充满渴望了。

    更何况是本就在暗渊生存的生灵。

    嬴玄轻轻抓了一只光蝉。

    大拇指指甲那么大的虫子,透明的翅膀上有着火红色的纹路,像极了流动的岩浆。

    尾部有一团萤白的光芒,摸上去凉凉的,有种玉质的触感。

    “金乌的尸骸也在这里吗?”

    “就在前面。”

    往前走了大概七八百米,在光蝉的照明下,嬴玄看到了那个巨大的骨架。

    一股凶戾之气扑面而来,嬴玄仿佛看到了一只遮天蔽日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金乌,飞过高山,穿过平原,将炽热的温度带给大地。

    骨头上涌动着金色的线条,有无数白色的小虫子在吸食着这金色线条。

    几根肋骨中间,有密密麻麻的发光虫茧悬挂着,时不时有虫茧破裂开来,钻出一只年轻的光蝉。

    嬴玄蹲下身,拾起光蝉褪下的虫蜕,同样的玉质触感,却是黯淡无光。

    一刹那,嬴玄冥冥中仿佛抓到了什么,却又缺失最关键的一环,让他迟迟无法得出结论。

    他问:“成年后的光蝉,也是靠啃食金乌尸骸为生吗?”

    “啊?”穷奇呆愣住了。

    “你不知道?”

    穷奇磕磕巴巴道:“我没见它们吃过什么……一般光蝉破茧之后,没几天就会被抓去光之塔,塔里也没东西给它们吃……”

    “你们靠什么计算天时?”嬴玄打断了穷奇。

    穷奇想了想,回答:“我们妖兽一开始是不计天时的,后来有人族被驱逐到暗渊,他们带来了计算天时的工具。”

    “什么工具?”

    穷奇:“好像是叫日晷。”

    嬴玄笑了:“暗渊不见天日,如何用日晷计算天时?”

    “不是的!他们说他们的日晷可以依靠光之塔测算天时……”穷奇突然卡住,说不出下面的话,它也想到了,光之塔是因为光蝉才发光的高塔,与天时没有任何关系。

    “光之塔的建立最初是谁提出的?”

    “……伏羲后人,风纪。”

    “人族?”

    “嗯。”

    一阵静默。

    嬴玄幽幽叹了口气:“我大概知道了。”

    穷奇仰起头看他。

    嬴玄同情的注视着它,说道:“光之塔,是个骗局。”

    “我听不懂……”穷奇有些慌乱,两只前爪扒住嬴玄的衣袍。

    嬴玄:“光蝉的幼虫以金乌的尸骸为食,那么成虫靠吃什么为生?”

    “如果有妖兽曾见过成虫的光蝉吃什么,那么光之塔里,一定会有给光蝉准备的食物。毕竟,没有谁比你们渴望光蝉能活的更好、更久。”

    “可是没有,光之塔里除了光蝉,什么都没有。你们好像默认了,光蝉蜕壳之后,就不需要吃东西。”

    “那么,是否可以有另一种推测,你们之所以不知道光蝉吃什么,正是因为它吃的东西,极其普通,随处可见!”

    “普通到,你们会自然而然的将其忽略!”

    穷奇张大了嘴巴。

    嬴玄微微一笑,说出了最后的结论:“比如说——”

    “黑暗。”

    !!!

    宛若一道惊天霹雳,砸得穷奇整只小兽晕晕乎乎的。

    嬴玄继续道:“幼虫以代表光明的金乌为食,那么成虫为何不可以是靠吞食黑暗为生呢?”

    “万物相生相依,相克又相存,没有绝对的困境,就像……毒蛇的周围总是能找到解毒的药草一样。”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日陨之地失去了光明,自然会有其他的方式消减黑暗,直到一切恢复平衡。”

    “阴阳并济,光暗共生。”

    “光蝉,就是破解暗渊的希望。”

    嬴玄耸了耸肩:“可惜,被你们亲手毁了。”

    穷奇扣紧了爪子,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嬴玄毫不留情,残忍而又直接的说出真相:“你们贪恋光明,于是将光蝉捕捉,藏于高塔。光蝉聚在一起,释放光芒,无法游离于黑暗,硬生生地饿了三年,最后饿死了!”

    “哦,不对,连天时都是假的,那光蝉存活的三年,说不定也是骗你们的,可能连一年都没有!”

    萤火之光,是光蝉用尽生命散发出来的光明。

    “如果我没猜错,筑造高塔的透明晶石应该有其他的作用,不仅仅是让光芒透露出来,更多的可能是压制、虚弱,或者直接隔绝法则。”

    “最初进入暗渊的人族,可能根本不是被驱逐的,而是专门用来监管你们妖兽的狱卒!”

    穷奇圆溜溜的眼睛中,落下了大颗大颗滚烫的泪珠。

    嬴玄垂眸:“如果要验证我说的话,只要找一座光之塔查看一下,便知了。”

    ……

    光之塔下,一人一兽沉默不语。

    他们已经证实了光之塔的骗局,晶石的具体作用,虽然无法准确测算出来,但穷奇看着塔内,疯狂撞击塔壁的光蝉,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这哪里是什么光之塔?这分明是困住光明的牢笼!”

    嬴玄嗤笑一声,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妖兽或许愚笨不堪,但人心也确实险恶难测。

    用这样的方式,温水煮青蛙,一步一步,慢慢的将暗渊恢复光明的希望彻底碾碎。

    “我要毁了光之塔。”

    穷奇坚定道。

    嬴玄捏了捏手腕:“我帮你,穷奇大人。”

    “轰——”

    幻境中的光之塔,轰然倒塌。

    无数光蝉飞出,组成了一片萤火荡漾的星海,瑰丽至极,又震撼人心。

    嬴玄伸出手,一只只如玉般光滑冰凉的光蝉从他指间穿过,光明仿佛留在了他的手心。

    他的心,好像也在这一刻,被点亮了。

    萤火之光,也可与皓月争辉。

    ※※※※※※※※※※※※※※※※※※※※

    接下来可能要写的文——

    《便胜却人间无数》

    大家都说,晏迟这人长得好,家境好,样样都好,唯独脾气不好,嘴巴太毒。

    故,除了那些心怀鬼胎的,大多对其敬而远之。

    直到有一天,大家发现晏迟变了——

    说话轻声细语,待人如沐春风,笑不露齿,步伐轻盈,兰花指微微翘起,就像一朵摇曳湖心的白莲花……

    最恐怖的是,他居然、还做了美甲!

    晏迟的兄弟们惊呆了。

    当晚,江城高中的论坛爆了。

    【论晏迟双重人格的可能性】

    【晏迟双胞胎妹妹,女扮男装替兄上学!】

    【话说这真不是灵异事件吗?晏迟他……】

    ……

    【合理怀疑晏迟被穿越了】

    郁清欢表情凝重的看着最后一个帖子,轻轻叹了口气,心想自己终究还是暴露了。

    攻视角:一觉醒来,晏迟成了女尊国丞相之子,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什么?他被退婚了?即将沦为笑柄?

    晏迟冷冷一笑,当天晚上就□□出去,把悔婚那女的给套麻袋了。

    依旧是主攻文。

    自娱自乐之作。

    *

    《我靠抽卡低调修仙》

    顾简穿越了。

    来到了一方王朝并立,门派如林,人与神魔共存的世界。

    顾简掂量掂量了自己的金手指,不错,沉甸甸的。

    再看看自己刚满月的幼小身躯,以及周围冰天雪地的环境,心想自己有没有二次穿越的机会。

    主受文。

    修仙大背景。

    *

    《快穿之和光同尘》

    顾道主的第二个故事。

    *

    想当一个不断更的码字机,奈何手残身懒志不坚,时时断更。

    不过好在,磕磕绊绊,这篇文总算完结了。

    给自己撒花*?*

    应该还会有一篇番外。

    其实这应该也算是完结篇里面的,但我想了想,穷奇和嬴玄的故事才刚开始,关于光明的序篇也才刚开启,所以,还是放到番外比较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