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时 - 醉月阁 论一名剑修的素养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次日,顾长庚伸了个懒腰,走出院子就遇到了顾长泽和顾长青。

    顾长泽:“堂弟昨晚睡得可好?”

    顾长庚眯着眼,一身惬意,“不错,非常好。”他终于凝练出剑气了,可以与金丹修士一战了!

    顾长青惊奇的看了顾长庚一眼,“诶,长庚,你好像变了。”

    这小子倒是敏锐,顾长庚笑道:“可能是长高了。”这话不是假的,他把自己当成一柄剑磨炼,昨晚生出剑气,就相当于给自己的身体进行了一次伐经洗髓,长高了,也变帅了。

    最重要的是,可以撬开隐匿于虚空中的须弥洞天大门。

    像是储物袋、储物戒这种低级的只能存放死物的空间,练气弟子随便一缕灵气就能打开,但像须弥洞天这种高级货,需要的是更加精纯的灵气,最少也是金丹修为才能勉强打开。

    这个世界没有灵气,这些年,依靠吸收紫气除了让自己引气入体之外,也才凝聚了五缕灵气,昨天救人还用了两缕,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疼。

    单凭剩下的三缕灵气是不能打开须弥洞天的,只能靠自己的剑气,强行打开一条缝,从里面随机漏点东西出来。

    刚好老夫人的寿礼还没准备,希望能漏出点凡世能用的东西吧。

    “长庚,你刚来京城,我和兄长在海天阁给你准备了接风宴,还邀请了京都的好友,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顾长青一手搭在顾长庚肩膀上,笑嘻嘻地说。

    顾长庚看向顾长泽,只见他微微颔首,说:“堂弟刚来京都,人生地不熟,我和长青自当带你出去游玩,顺便结识几个好友。”

    顾长庚懂了,就是要把他介绍进圈子里呗。

    说实话,顾长庚对顾长泽印象不差,他看起来虽然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但也没有瞧不起故意为难自己不是?

    “行啊,今晚吗?”顾长庚答应了。

    顾长泽说:“对,就今晚,白天就先让长青带你出去逛逛吧。”

    顾长青一听来劲了,兴致勃勃道:“走,我带你去京城最好玩的地方!包你乐不思蜀!”

    顾长庚不信,这个世界不可能有让他乐不思蜀的地方。

    *

    顾长庚嘴角抽了抽,一言难尽地看着前方诸多男子进进出出的阁楼,上面挂着的牌匾上明晃晃写着三个大字——醉月阁。

    “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一个十四岁的小朋友带小伙伴来青楼,这是人做的事?顾长庚身子都有些不稳,前世几千年,他都没有去过青楼,今生倒是头一次。

    “长庚,你心里想什么呢?”顾长青不赞同地看着自己堂弟,说道:“这里和一般的青楼是不一样的,来这里的客人都是文采卓然之辈,只论琴棋书画诗酒茶,不谈男欢女爱红尘事,这里的姑娘也都是月下仙子,冰清玉洁,卖艺不卖身的,尤其是花魁——心棠姑娘,一手琴艺可称大家,多少文人墨客为见她一面一掷千金.....喂,你那什么眼神?”

    顾长庚像看傻子一样看他,“你在这里花了多少钱?去过几次?”

    顾长青哽住了,半饷才支吾道:“不多,也就几百两,我又不见花魁,花不了太多的。”

    “到底几百两?”顾长庚追问。

    “八百两。”

    “几次?”

    “四次。”

    行吧,顾长庚没脾气了,去四次,平均一次两百两,这还是不见花魁的情况下,呵呵,难怪这小子连买个八百两的寿礼都抠抠搜搜的,毕竟能去醉月阁四次了,能不心疼吗?

    “长庚?”见顾长庚不语,顾长青小心翼翼道:“我也不是为了姑娘啊,里面有很多学问渊博的文士嘛,很多时候还能遇见一些文坛大家,我只是想去混个眼熟,三叔说学文也是要经营人脉的,有些圈子你不去钻就永远进不去。”

    顾长庚有些无语,文人不是要高风亮节、端方雅正吗?怎么到了小堂兄这里,就显得那么低声下气、卑微讨好呢?

    “走吧,陪你去一次。”不过顾长庚倒是有几分好奇,这个青楼内部究竟有何不同,只是,“对了,你不是没钱了吗?”

    长青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哥说今天花的钱都归他出。”

    所以你就放心大胆玩了是吗?顾长庚顿悟。

    走进醉月阁,顾长庚惊了!偌大的帝都没震惊到他,反而被一家青楼震惊了。

    只见大厅里身穿青衣的书生,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写写字,念念诗,文风甚浓。

    问题是,全是男人,一个女人都没有?!

    这,不是青楼吗?

    没有接待的妈妈就算了,连接客的姑娘都没有?

    一群大老爷们探讨人生哲学吗?

    顾长青飞快地窜到人群里,熟稔的跟他们打招呼。

    “王先生,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苏公子,你这首诗做得甚妙!”

    “赵举人的画工一日既往的强啊!”

    看着如鱼得水的小堂兄,顾长庚少见的进入了迷茫。

    “姑娘呢?”顾长庚喃喃道,莫非这其实是一家书院吗?

    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顾长庚面无表情地回头,一张胖乎乎的大脸跃入眼前。

    “小兄弟,刚听你问姑娘?可是第一次来这醉月阁?”胖子笑眯眯的样子,还挺喜庆。

    顾长庚:“你是?”

    胖子作潇洒状打开一把折扇,摇了摇,说道:“鄙人金奇山,字远忠,区区一秀才。”

    顾长庚问道:“金奇玉是你什么人?”

    金奇山扇子一合,惊讶道:“哦?小兄弟认识我那不争气的胞弟?”

    “果然是一家人。”顾长庚身子微微后仰,靠在一根柱子上,“金奇玉身体还好吗?昨日听说他犯病了。”

    顾长庚还是有点担心人傻了。

    金奇山也没什么城府,只觉得这位小兄弟是金奇玉的朋友,便一五一十地说了:“舍弟昨日在外的确发了一次病,但请大夫来诊脉却是比之前康健不少,家父甚是开心,只是昨夜我去看望,人似乎安静了不少。”

    顾长庚心里一咯噔,表面淡定问道:“怎么个安静法?是不说话还是?”

    “非也非也,只是平常每次大夫看过之后,他都要发一次脾气的,摔东西、打下人,把家里弄得乌烟瘴气的,这一次却没有。”说到这里,金奇山叹息道,“他要是不说话倒好了。”

    顾长庚:“.......”你那一脸可惜的表情是闹哪样,这么不待见你弟弟吗?

    “对了,还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呢?”金奇山把视线转到顾长庚身上,问。

    “顾长庚。”

    “原来是顾小兄弟,失敬失敬。”

    顾长庚眼皮跳了几下,这个胖子,作出这副儒雅的样子,真是辣眼睛!

    “你之前为何说我是第一次来?”金奇玉一事暂且放下,问问这醉月阁到底是什么名堂吧。

    “首先,来这的客人,基本都是文人,穿的也都是青色长袍,顾小兄弟这身黑衣可是显眼的很。”

    顾长庚默默地看了看周围,面前这个胖子,还有和他一起来的顾长青,还真都是青色的衣服!

    “其次,醉月阁的规矩,仙子在云端,姑娘不下楼。老顾客都知道,申时之前,大厅里是没人接待的,只会准备好文房四宝,供文人使用,可作画,可题诗,可赋经,可留字。申时之后,会有丫鬟下楼,取走这些作品,若有哪一位姑娘看中了,就会邀其上楼一叙,吟诗作赋,赏月弹琴,美不胜收!”金奇山脸上满是陶醉之色。

    “你上去过?”顾长庚此刻心里只有一句话,异世人,真会玩!

    金奇玉咳了几声,表情有些不自然,“这里的姑娘学识都高得很,能上楼的最少也是个举人,区区只是秀才,还,还不曾有机会得见芳容。”

    顾长庚又问道:“照你这么说,这里没什么地方要花钱吗?”他想知道,顾长青那两百两花在什么地方了。

    “当然不是!”金奇玉正色道:“这里的笔墨纸砚又不是免费的,一两银子一张纸,贵着呢!而且丫鬟传递笔墨也是要收钱的,送一次十两,丫鬟一共下来三次,分别在申时、酉时、戌时,第一次没被选中的还有机会再写,有些痴狂文人,一连写个十几张,让丫鬟送上去,那花的钱就更多了。”

    “而且,这是可以指定送给哪一位姑娘的,只要你花的钱多,丫鬟就会把你的作品单独拎出来,送到你心仪的姑娘手里,其他的都是姑娘随机挑的。”

    顾长庚:“......”顾长青,说好的不是为了姑娘的呢?不为姑娘能一次花两百两?!

    我信了你的邪!

    “不过,花钱最多的地方还是在花魁——心棠姑娘身上。”金奇山凑过来,挤眉弄眼的小声叨叨,“这醉月阁一共三层,一般的姑娘都在二楼,只有心棠姑娘,一人居于三楼。丫鬟只会送到二楼,所以心棠姑娘是不会看到的,只有一些大家公子,指明了送去三楼,才有资格被心棠姑娘看一眼,这送一张纸,就是一百两纹银!”

    金奇山咋舌,他家虽然也有钱,但自己有自知之明,也不白花那一百两。

    “不过,若是能被心棠姑娘看中,那这位文士,一夜之间就名扬大楚了。”

    顾长庚算是懂了,这哪里是销金窟,这就是盘丝洞啊。

    一群装仙女的蜘蛛精吐着丝把人往洞里拽,最可怕的是这个洞还是个无底洞!

    武人尚功,文人好名。

    抱着侥幸的心理,一百两就能让自己的名气上几个台阶,何乐而不为呢?哪怕是被其他姑娘看中,那也是一桩风流韵事。

    看着周围的有识之士,兴致盎然的写诗作画,顾长庚突然失去了兴趣。

    “金兄,我有些困,先去休息一会。”打了个哈欠,顾长庚朝角落无人的一张桌子走去。

    金奇山想了想,觉得今晚自己希望也不大,还是省一两银子吧,便跟着过去了。

    顾长庚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

    金奇山无聊,便抽出一本话本,看了起来。

    *

    醉月阁三楼,一名气质清冷的女子,正对镜梳妆。

    略有些模糊的铜镜倒映出她精致无暇的面容,只是眉间的一抹哀愁让她显得有些憔悴。

    “小玉,顾公子来了吗?”她问。

    一旁的丫鬟透过窗往下看了几眼,说道:“顾公子没来,不过顾二公子倒是来了。”

    女子咬了咬唇,侧过头掩去眼中的哀怨,“听闻他早有婚约,如今定是把我忘了。”

    “小姐说的这是哪里话,侯府老夫人马上就要举办六十寿宴了,顾公子作为侯府世子,定是忙得很,过了这阵子,就会来看小姐了。”丫鬟安慰道,“再说了,顾公子未婚妻是个男人,京城里的人都说这婚约早晚要解除,不算数的。”

    “你就会哄我开心,就算这桩婚约解除了,也会有下一桩,轮不到我嫁入侯府的。”女子垂首,颇有几分自暴自弃,“我有自知之明,我终究只是个娼妓,那些文士书生把我捧得再高,也不会有娶我进门的念头。”

    丫鬟小玉无奈的看着自家花魁,“小姐,当初你与顾公子结识的时候,不是也说过吗,只争朝夕,不求长久。”

    心棠眼眶红了,“可人都是贪心的,他许我朝夕,我便想着要长久。”

    小玉叹了口气,说:“可顾公子早晚要成家,长久不了啊。”

    “我也知道,可我这心里,就是记挂着他,我能怎么办?”心棠生气道。

    小玉想了想,试探道:“要不,小姐你今晚请位公子上来,气一气顾公子,顺便测试一下小姐你在顾公子心里的地位。”

    心棠眼睛一亮,有些心动,又有点担心,“万一他真的生气了怎么办?”

    “这不是好事吗?顾公子生气证明心里有你啊,大不了之后小姐你再向顾公子解释清楚。”

    “好。”心棠决定了,今晚就邀请一位......额,长得好看一点的男人上来,不否认她是有一丝报复心理在里面的,顾长泽已经半个月没来看她了。

    自从半年前她与顾长泽相识相许,她就再也没有请过男人来楼,不管是远近闻名的风流才子,还是家财万贯的有钱少爷。

    今晚,她要破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