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木 - 95-存款一下去了大半 青家妹子缺点银子(np/gl)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95-存款一下去了大半

    看着桌上资产不少,青花感叹自己来到这儿几个月还是小有成就的,是不是也能算是个小富户了。

    当然她这是自己想想高兴一下,就她这样儿小金豆豆还捨不得花的模样,人家真正的富户可把这豆子当赏钱洒的,哪像这般小心翼翼的恨不得当成传家宝。

    就这几颗金灿灿的还是从白绫手里抠出来的。

    田真给她盘算盘算就很实在道「买地倒也不难,就这大河村的地儿也不贵的,我看村里河边上一块空地全部也就一百两能买下,建厂子是足够的,还得买足了原料建厂,做工的能请村里的阿姊,馆饭的话每天能给五文十文的就够,不管饭的话每天十五文也够多。」

    她还说道「钱不能全用,每日还有人来送伞骨后绣图,得留有至少五百文拿用,真正大头的是建房的料子,若是想顶着用的就让村里人去山上砍树也能用,可要想好的就得去城里镇上买,好的木材和砖瓦都得费不少钱,厂子和屋子都建起来的话可得费不少钱,还得看你想建成什么样儿的。」

    青花听得一愣一愣,建成什么样儿的她自然是想过,就把之前大概画好的屋子构想给拿了出来。

    自然她也不是专业的,就是个简单的是意图,要的东西不少,屋子得有一楼半,一楼自然得是正厅不能少的,再往旁得有一间客房再一间侧厅,现在不是得村人帮着送些绣善的伞骨绣图过来吗,有个地儿好商讨新绣图也是要的,平时让田善在那儿读书也合用,客房就是备着,没客人的时候田善能在那儿睡睡午觉。

    那厨房也得建上一间,现下那大灶就建在后院儿,短短的屋簷也遮不了什么,刮风下雨的也得在外头煮饭烧火,建得大间点还能储放柴火食材,二楼自然是两间卧房,她和青馨一人一间。

    她给二人指着解释想法,还说道「自家住的自然是得讲究一些,不用最贵的也得是最耐用的。」

    青馨在一边对自家亲姊很是崇拜没想太多,但田真眼里却有几分震惊,要说青花先前对吃食手活儿的有点想法那倒也还算是脑筋灵活,就这屋子的建法可就说不过去了。

    这屋子虽不说设计的奢华昂贵,但也只有些大户的会知晓建成这样儿,尤其青花还想着要建火炕,还有洗漱间和茅厕都得有简单的排水,这一般的农村别说建这样了,连想都是想不到的。

    「建成这样村里人估计不会,得到城里请工匠,得花大价钱。」田真看了看又给青花一算,房子一建可不得再花去小一百两了。

    青花挠挠头「房子总得建,看着钱还够就花吧。」

    算一算这一会儿花出去可不少,青花也没觉得可惜,这些钱本来就是要用来过好日子就是要用来花的,要是赚了钱还一直攒手里过苦日子,那赚钱还什么意思了?

    青花想想不只家里得重建,顺道家里的家具也得重打,越想越觉得更加紧赚钱来着,不然这银两还真不禁用。

    不过她那边还有白家布行的工作得做,这边鱼浆的货又还等着她,青花再爱钱也没法分成两半忙,便乾脆把这事儿交给了田真。

    田真见青花竟是把钱箱里大半的钱都交给了她,便知晓这妹子是信了自己,目光一沉便慎重道「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便是。」

    看这天还早,田真还带青花去了她说的那块地,那块地就在河边一点,离田真家里也不远,青花对这块地满意,又对田真说道「你看还能剩多少银子,把你们家也修葺一番,近日你住我良多都不与我拿银两,等厂子建成了你还得再帮我忙,不若就一起把房给修了。」

    田真还为拒绝青花就插着腰道「可不许再推辞,要是你这再不要,那我这事儿就自己办了,累死也不让你帮忙。」

    都到这地步了田真也不再推辞,她这屋小,修建起来也花不上太多钱的,不过青花还让她得用好的建料,田真只好无奈地应了一声。

    这是就让田真给忙了起来,这阵子青花也就和青馨搬进了吴婶的家里,但是吴婶家里是有吴罗这个大娘的也不合适,还好吴罗心理记着青花让吴婉上学堂的恩,回头就几到田真家里去,叁个阿姐几一间也没什么,总归不好和两没出嫁的闺女住一间就成。

    总归这几天鱼浆还得压着量,每天卖个五十斤的就够青花喊苦,吴罗一看这力气活她也能干,乾脆把活给揽了过来,她脚瘸着每天也都担饼去卖,现下就剁鱼肉也不觉苦,青花就算她工资钱,每天五十斤的鱼浆剁完就先算二十文钱,也算是能喘口气过来。

    一忙过来又过了小一个月,青花只听说申妹子还真让郑家给抬进门了,当成八卦与白绫说嘴了一阵,心里还挺感慨「想来申妹子也算出头了,就盼她别再作妖,好好当她少奶奶就好。」

    白绫嘴巴一撇想来不这样想的「哪那么多好事儿,看着吧后头还有戏的。」

    青花看她这样就眯着眼睛捏她「你不会是想做甚吧?」

    白绫的胳膊让她捏的疼,一个反手青花作乱的手给捏住在一扯,青花整个人就扑到她腿上坐了「我是那种人?都给她送贺礼了我哪还会做什么?」

    「你放开我!」青花让她给制在了腿上,就是隔着衣裳还能感觉到白绫大腿上的温度贴着,这书房又不是没人来的,顿时紧张的推人。

    白绫就道「就咱俩这关係亲近点也不会有人说什么的。」说完就摁着青花两人吻在一块儿。

    青花本是不想应和她的,但两人有过床事后便有些难以抵御对方的泌息,稍稍一撩拨青花便分不清天南地北的与之交缠起来,要不是还有一点理智差点连衣裳都要脱了。

    白绫再怎么着也不能在布行大章行事,就搂着有些腰软的青花道「过几日来白府一趟吗?咱们可以好好说话。」

    青花听了还在想什么话不能在这说了?两人就在这呢,想说什么还不就得直接说?

    白绫也不解是就瞅着她看,清花突然灵光一闪想通了,脸上一阵红感,赶情那说说不是嘴上说说,还得是身心灵上的说说了!?

    又听白绫好整以暇的说道「在我卧房,想说多久说多久,想说多大声都行,你想喊着说都没问题。」

    「......」青花一把推开她,白绫也不拦她就让青花给逃了,青花看她一脸嫌弃「下流。」

    白绫却似笑非笑「上回时机不对做得不够尽兴,几天后正是时机,肯定让你比上回高兴。」说完还眨了下眼睛。

    当下青花就想起那阿姐们都该有的天赋异禀,想来是白绫那发情期也该到了,竟就邀着她去白府那啥一番,听的青花都不知怎地接了,只得含煳两句就熘出了书房,躁得连拒绝都忘了,出门还让簪婶给差点正面撞上。

    「管事的咋回事啊?看你脸红的,莫不是身上哪儿不适了?」

    青花只得摀着脸说了句没有就跑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