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木 - 94-赔偿金一半就成 青家妹子缺点银子(np/gl)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废文网小说排行榜

    94-赔偿金一半就成

    郑兰娘子秘密到那地牢的事儿也没几人知晓,她当时还给了看牢门的打点了不少银两,当时也就她和申妹子说了些私里话,很快也就出来了。

    再后来提审申妹子出来,她的供词便完全变了,低下头去认罪态度良好,在厅堂上次次哭着致歉认错。

    申妹子本就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妹子,看她这几天给折腾的一身邋遢,这会儿边哭边说,到也引得围观群众的几分同情。

    就有人谈论道「那道也是,你说个妹子哪里懂得这些商业上的事儿,估计就当着寻常话随口就说了,哪能想得多了。」

    「我看她也是傻的,那也能算自己的手艺竟是就这样往外说,可见也是心思不深的妹子,就是没管好嘴。」

    那边申妹子正声声揽罪哭诉,那边郑兰却让她阿母给叫到了跟前去教训。

    「这次把事儿交给你怎得处里成这样儿?郑家的名声要让你给败了!」郑如玉气急败坏的将桌上的纸镇忘郑兰身边扔去。

    郑兰不避不闪,她阿母也到没真下了狠手,东西砸在了郑兰身边把地上给砸了个痕。

    「阿母,这次是我没安排好的,哪知那县令竟与言玉还有那层高低关係,但虽说顾忌言玉,但县令毕竟是咱们岳家的人,怎地说也不会刁难郑家,申妹子我已经打点好的,她会把事儿扛过去的。」

    郑如玉听着脸色稍缓,毕竟眼前这大女儿她向来不需太过忧心的,只是提到那申妹子她又有些不满「那妹子不配咱们郑家,在外玩玩到还成的,娶进家门可不够看。」

    郑兰赶忙说道「哪能,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妹子,现还犯过法的更是不能进门。」光就申妹子进过官府的牢门就没人敢娶了。

    这时那申妹子还不知晓,在官府里哭天抹地的一昧揽责,白绫就在现场,看这样子也知晓肯定郑兰是打点过的,想想也知晓那郑兰肯定骗了申妹子的,心下便对那郑家的不齿叁分,连个小妹子也敢骗得。

    白绫想了想,这会儿已经请到了厉害的状师,便对那状师使了个眼色,二人挡着嘴巴换了个建议,状师便站了起来。

    「大人,若真是如此白家的也不为难一个小妹子,但就是略感不解,若真如那申妹子所言不过是随口一说传出的,那怎的会让那郑家的学去了,敢问大人明察那申妹子与郑家的关係。」

    这事确实也说不过去,哪能随口一说就让郑家的给学去了?

    县令心里头是向着郑家的,便不想往这方面深查下去,却听申妹子抢话过去,说得那可精彩了。

    说得也不是别的,竟是把她和郑大娘子那点事情都给说了,估计这事儿挺能让申妹子显摆的一出口就停不嘴,又说那郑大娘子与她的风花雪月柔情蜜意,说得二人是如何相爱如斯,那县令听得满头汗,连连喊了几句肃静才让申妹子停口,但该说得也基本都说了。

    申妹子委屈巴巴「我就是看阿兰她为生意烦恼,想着帮她一点就随口就说了,那里想是这样严重的事......」说着她眼角又酝起了水气。

    外头都炸锅了,那里想得会一下吃到这么大一口瓜,前排看戏都不说话了,静悄悄的就竖着耳朵听,唯恐错过任何细节。

    县令嘴皮子抽抽,还想着要给郑家抽抽身,就道「你个小妹子休得胡言,那郑家是怎样的高户,哪能让你这样高攀?」

    白绫但笑不语立于一边,就看申妹子咬牙犹豫,再稍稍搧风点火「这事儿空口说说的大话,我看是不可信的。」

    果然申妹子感觉脸上面子下不去了,便从自个儿衣裳层层迭迭的内里掏出了个金丝荷包出来,上头做工精緻明眼人看着都知晓不是便宜货,她道「怎的空口了,这就是阿兰给我的定情信物!她说了要抬我进门!」

    众人一阵譁然,哪想郑兰还喜欢这样儿的,到还有人说了两句「那郑兰到是个真性情的,见着喜欢的不看门户,看这申家是飞上枝头了。」说得到挺好听。

    申妹子想的也不多,她本来就没要掩盖她与阿兰的关係,反到是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晓了,反正将关係公开与扛下主罪那也没有矛盾,反倒是让她扛罪的理由更加合理了,她便乾脆地都说了。

    白绫听着就笑了,两手往袖袍里一收,就对那大人说道「既是如此那白某也不好再紧咬此事,但大人,这事确实郑家碍着咱们布行生意了,那赔偿款也要得不多,就那百褶衣裳销售额的一半便可,剩下的就算我给郑大娘子与申妹子成亲的贺礼,不收了,也算给一对新人贺喜了表心意。」

    等郑兰听见这消息脸色都黑了,拍桌大骂「那性白的该死!这会儿我不得不娶那申妹子了!」

    这事就成了九红城里的饭后谈资,当时在场围观的基本见人就说,整个成里闹得沸沸扬扬,说那郑兰要与个小门户的妹子成亲事两情相悦,连定情物都送出手了,讲得那个绘声绘影还得加油添醋一番才过瘾。

    也道白绫是个会做事的,一听人家那是喜事赔偿款立马减了一半,一般人家哪有这样大度的。

    她们也不知晓,帐本拿出来一算郑家可还往白家那儿赔了五十两金,白约亲自到郑家去拿,里里外外称得郑如玉不挑媳妇是个眼界广的,实则就是再笑话她连关过牢的都娶进门,气的郑如玉把家里几支琉璃花瓶都给砸了。

    青花对这些都不太清楚,只听闻那郑兰果真要娶了申妹子,也没别的想法,因为这时她鱼浆卖得太好了,光她和田真二人也做不过来,那订单量却是节节攀升,青花便开始有心要认真经营,便与田真、青馨叁人凑在了一块儿,商讨起这事儿来。

    她说道「我想开个专做鱼浆的小厂子,不然现在我和田真两人是干不过来了,现在一单量都要叁五十斤的,多的还有要一单一百斤了,我手上有点馀钱了能开小厂。」

    田真听着点头,她给青花说道「还得记着买地,再寻人建厂房,工人和监工的都要有。」

    青馨听着不太懂这些,平常她就替亲姊缝製绣图也不需要担心这些,便有些茫然道「卖地要花不少银子,还要建房,亲姊咱们家有这样多钱吗?」

    青花看看这屋里的人都不是外人,便乾脆地把自已的钱箱给搬了出来。

    一打开,青馨眼睛张大了,里头有银票也有银子,还有不少碎银,铜钱更是一贯贯的堆了不少,最底还有一点金子和金豆豆,看着就是一笔不小的资产。

    青花说道「我算过,金子和金豆豆我是不打算花的,想给青馨存作以后的嫁妆,剩下的银子有八百一十两,文钱则有叁万七千五百文,换算银两也是叁十多两,这样算算我们有八百四十多两银子,这些钱要开厂子和修建屋子也不知够不够的。」

    就这阵子的存存赚赚,她们青家也已经小有资产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